?
當前位置:首頁 >> 廉政教育 >> 勤廉楷模 >> 正文

上陣監督父子兵
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20-06-22     字體大小:[大] [中] [小]

       6月8日,涂文鑌和57歲的父親涂新瑞在福建省大田縣人民政府大院內“為人民服務”的石碑下合影留念,他的手搭在父親的肩上。

  23年前6月30日,時任大田縣紀委案件審理室主任的涂新瑞帶著10歲的兒子涂文鑌在同一石碑下拍照留念,父親的手搭在兒子的肩上。

  如今,兒子涂文鑌已經是大田縣梅山鎮紀委書記、監察組組長。從小到大,父親用言傳身教告訴兒子不該拿的不拿、不該做的不做,兒子也傳承著父親老實做人、踏實做事的家風。

  1988年,大田縣恢復組建監察局。第二年,涂新瑞通過考試成了監察局監察股的一名干部。

  “監察局剛成立,總共才4個科室12個人,工作任務很重。”涂新瑞說,“那時候每天都要做好隨時下鄉的準備,每個人都在辦公室備著毛巾、牙刷等下鄉生活用品,一接到任務,提起包就走。那會兒可沒有手機,只能讓同事轉告家里人。”

  上個世紀80年代,大田縣監察局沒有辦案車輛,涂新瑞和同事都是坐班車,然后步行進村入戶。山高路遠加上路況又不好,有時光路上就得花一整天,如果案情比較復雜、涉及證人證據多,一兩周回不來縣城是常有的事。“我最多的一次,整整20多天在村里沒回家。”涂新瑞說。

  除了交通條件,辦案條件也遠遠比不上現在。筆錄紙、鋼筆、印泥“三大件”就是涂新瑞必備的辦案工具。

  涂新瑞說,村里群眾居住分散,白天下地干活經常找不到人,多數是晚上打著手電一戶戶走訪,有時候取完證天都要亮了,回去后還得手寫整理案件材料。

  在同事眼里,涂新瑞干練、沉穩,是紀檢監察工作的行家里手。可在小時候的涂文鑌眼里,他卻是“不稱職”的爸爸。

  涂文鑌小時候問母親最多的一句話就是“爸爸去哪兒了”。“我記事起,爸爸就很少陪我,別人的爸爸放假時可以陪孩子玩,而我爸經常很多天才回來一次,每次回來都是一臉疲憊。” 

  在涂文鑌的記憶里,父親對他要求很嚴。“小學時,我爸常常跟我說,要熱愛自己的國家,國家強大了,我們才能安居樂業,有國才有家。初高中時,父親教育我要遠離社會不良風氣,走正道。大學時,他告誡我要學會自律,做一個對自己負責任的人……”

  參加工作后,涂文鑌越來越懂得父親話語中的分量。2013年,涂文鑌考上大田縣司法局,從事社區矯正工作。

  2017年10月,涂文鑌被抽調到縣直機關工委工作,多次參與縣里巡察。父親特地把他叫到身邊叮囑:“紀檢和巡察工作會碰到形形色色的人,會找你說情打招呼,要堅守原則,遇到事情多請示多匯報。”

  涂文鑌一開始對父親的話有些不以為然。參與巡察沒多久,他就接到了被巡察單位領導的電話,邀他出來坐一坐,他委婉拒絕了。沒過多久,對方又再次打來電話邀請,這讓他感覺到為難:同一個縣城的,抬頭不見低頭見,而且還是科級單位的“一把手”,斷然拒絕會不會得罪人?

  “要堅持原則,不要與被巡察對象有過多接觸,做好自己。”父親的話及時提醒了他。在后來的巡察中,涂文鑌認真對待每一項工作,嚴格遵守巡察紀律,得到了組里領導同事的認可。

  今年6月,涂文鑌的崗位再次變動,到梅山鎮擔任紀委書記、監察組組長。得知兒子要去鄉鎮歷練,涂新瑞拉著兒子坐下:“到了新的崗位,要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,堅持原則,秉公執紀。要監督別人,你得先監督好自己。”

  如今孩子已經一歲多的涂文鑌聽著父親的嘮叨,也逐漸體會到了當年父親對自己的期待。“我的孩子還小,也許將來他不一定會和爺爺、爸爸走一樣的路,但不管他做什么,我都要教會他做一個實在的人。”(通訊員 吳聯參 涂清培 )

?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